第六十八章:罚跪
作者:雪山上的带头狼 更新:2019-12-10

王道德走到放烟的地方,将记录本一放、抓起两条烟,几下撕开了。

给了三包给刘俊、给了三包给鸿运以及长子,(每个人三包)然后又给了小付与王进一人四包。

然后对长子、王进五个人说:“你们都辛苦了,你们的烟千万不要给那几个没有完成任务的抽。谁他妈不听老子的、谁就是跟我姓王的过不去,以后就不会分烟给他了。”

说完、王道德又将剩下的三包烟给了花猫、蛇脑壳、田涛他们几个人。

分完烟后,王道德将一条腿往铺上一放,问几个完成了任务、分了烟的人,对没有完成任务的人该怎么惩罚?

几个完成了任务的人都讲听他王道德老大的。

王道德摇了摇手、说这件事不能听他的,只能听小付、王进、鸿运、长子几个超额完成了任务的与完成了任务的人的提议。因为没有完成任务、没有拿到奖励、与他王道德没有一点关系。受影响、受拖累的是几个完成任务与超任务的人,原本可以拿到的奖励、没有拿到。拿到的烟、他王道德不抽一支,菜不会动一筷子,都是分了。所以他不发言,主要是看王进他们的意见。

王道德说完后,问王进、小付几个人怎么办?

王进一下站起来、将叼在嘴上的烟取下后,说:“将没有完成任务的人、每人抽几板。”说完、王进跳下铺,举起他的一只板鞋扬了扬,“就用这板鞋抽。”

小付说:“让没有完成任务的人跪在铺板上、一直跪到睡觉。”

鸿运、刘俊都说:“好的,就让他们几个跪到睡觉,一个多小时而已。”

王道德又问花猫他们几个,蛇脑壳、田涛几个人都讲同意,只有花猫没有吭声。

王道德听了、就说:“我尊重大家的意见,就让没有完成任务的跪到睡觉好了。”

王道德说完、就用手指着铁儿、小馒头、四顺子、陈六麻子等几个没有完成任务的,跪到后面靠马桶的地方去。

几个人都去了,只有杨老头没有动。

王道德走近杨老头、用手一指、几个人跪的地方,说不要倚老卖老。他王道德数三下,如果杨老头不去跪下、就是不给他王道德面子,就别怪他王道德动粗了。

王进在王道德讲话时,靠近了王道德。双手叉着腰、看着王道德的眼神。

王道德说完,就数一,数了一后、王道德指着的手指抖了几抖、又喊二,声音比喊一大了近一倍。

杨老头看着王道德的凶狠的眼神、站了起来,慢慢走向了几个跪着的人,跪了下去。

王道德见杨老头跪下去了一阵,才将伸着的手缩了回来。走到了跪人的地方,冷哼了一声,说:“一群王八羔子,有本事、就不来跪着,有种的话就来试一试我的手段,看看谁的骨头硬。”

王道德说完,走到前面哈哈笑了两声。接着说:“今天,我见到女号新来的、一个很漂亮的少妇,大概二十七八。摸了几下,真漂亮。可惜、头发太短了,美中不足。”王道德黯然伤神地低下了头、摇了摇。“要是在社会上留着长发飘逸,那身材、那长相,真他妈比张柏芝还强。以前怎么就没有遇到,现在才发现、真是遗憾,太遗憾了。”

说着,王道德看了看王进、说:“王进这杂种、死命的捏一个胖女人,那女人都三十来岁了,不过胸脯挺高的。”王道德用手指了一下王进,接着说:“这杂种、被刘干警踢了两脚才离开,要不是刘干警押送的话、是何干警就好一些,可以多捏几下、多聊几句。妈的、三十来岁的女人也去摸,真没有出息!男人的脸、都被你这杂种丢尽了。好像是被磁铁吸住了一样,见了女人就流口水,那德性、以后别去了,丢人现眼的……”

戴老板等人笑得眼泪都出来了。

王进低下头,待人们笑过后、王进咧咧嘴,说:“三十多岁的女人最有味道……”

刘俊骂道:“杂种、你才二十岁哎,也不看看你自己的年龄。”

王进接口会道:“没吃到葡萄、就说葡萄酸,今天要是你刘俊去了、还不是一样。年轻的不让捏、有什么办法,真是的。”

戴老板一拍手,嘿嘿笑道:“对、对,这是真心话,饥不择食。看了、捏了,总比没有看、没有捏的得了实在。”

王进笑了,笑得很灿烂。

王道德举起高高的手掌,轻轻地落在了王进的头上,对着笑哈哈的王进骂道:“杂种、你丢了你家八辈子祖宗的脸!真是一个人渣。那货色也敢摸,滚、滚远点。”说完王道德不轻不重的踢了王进一脚。

随后,王道德将手伸到自己口袋里摸出一个小纸条,说:“小玉给你的,刘干警准备收掉的,看是给你的、又还给了我。”说完、王道德将纸条往我面前一递。

我刚想伸手去接,被戴老板一下抢了过去。戴老板没有打开纸条,先放到鼻子底下闻了闻、说:“真香,有女人的一种骚味。”说完才慢慢打开。

才看了一眼,又被鸿运抢了过去。几个人、转了一圈才给到我手上。

我看了看、上面写着:怎么回事,几天都没有来送货?争取明天送货,有话对你说。

我看了看,王道德拿了过去,“我都没有看,看看到底写什么。小玉长相还可以,不知道犯什么罪、进来的。”

刘俊冒了句:“长相不错的女人,肯定是卖淫进来的。”

“卖过淫的女人更好玩呢。”戴老板接过话后、嘿嘿笑个不停。

我猛地推了戴老板一掌,骂道:“疯了不成,傻笑个什么。”

戴老板顺势一躺到铺板上,叹息道:“天啊、天啦,千万要出去啊!老天啦,可怜、可怜我戴汉云还没有传宗接代……”

王道德一边将纸条还给我、一边说:“你还没有结婚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