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三章:其道治其人
作者:雪山上的带头狼 更新:2019-12-10

小翠十分疼惜小付,就让小付辞工、不干了,并介绍小付认识了同一栋出租房的一些男人。

从此、小付天天与同一栋房的男人们每天打牌、赌博,小翠却天天上班。从一些男人的聊天中,小付知道了、原来这栋楼里的几十个女人都同小红、小翠姐妹一样在一些卖肉的厂商上班、挣钱。而男人们大多是女人的“朋友、老公。”

整天打着牌、喝着酒、搂着女人睡的小付,很快适应了这种生活。每次小付与小翠在床上折腾时,小翠总是欢快地叫。很快引起了睡在同一室、小翠的姐姐小红的注意。

比小翠大了两岁的姐姐小红、相比妹妹小翠更性感、更成熟、更大方。在相处不到半月的日子后的一天,中午、小红回家了,炒了菜、吃过饭,小红到浴室洗澡。

洗完澡的小红没穿衣服就从浴室出来,看得小付眼睛直直的。小红躺在床上喊起身准备出门避一避的小付、为自己揉一揉脚。

小付怔怔地站着不知道该怎么办,小红招手了几次、小付才走近小红。一阵折腾,小付觉得小红更有女人滋味、更让自己快乐。整整一个下午、两人折腾了几次,一直到小翠快回出租房时,姐姐小红才穿了衣服起床、走出租房,也不知道她躲在什么地方。

快晚上十点、小翠回屋两三分钟,小红也假装从外回房。这样的日子过了快一个月。白天小付与姐姐小红在出租房或外面公园玩,晚上同妹妹小翠玩,两个女人都要求高、小付身体支持不住了。

姐姐小红毕竟年龄大些,发现小付身体扛不住、就给小付出主意、让小付回家疗养一段时间。小付乐意地拿着两姐妹给的花花钞票回家,吃喝了一段时间、又到南方,又过以前销魂、快乐的日子。

就这样,小付一年多来、到南方玩一段、回家疗养一段,过着胜过神仙的日子……

小付的讲述、让有的人不断地笑;也让有的人啧啧地称赞……

时间在大家谈论女人中度过,很快就吃完饭了。在吃晚饭前、我见王道德去风坪上厕所的机会、尾随出来,在风坪里我叫住王道德,同他再一次讲起给杨老头减少点任务的事。

王道德脸色不好地反问我,杨老头承诺给我什么好处。

我心中十分不快地回答他,杨老头什么好处都没有承诺给我。

王道德阴笑地讲,是不是我得了杨老头的好处、想一个人独吞。

看到王道德那副可憎、可恶的表情,我拳头都捏紧了、真想一拳打死他。就在我准备飞拳时,我想起了王有明与赵永刚。我甩下手、摇了摇,匆匆走进号里。

吃饭时,我匆匆忙忙吃了饭,就找长子要了纸与笔对王有明写了一个电报,告知王有明、我准备对王道德动粗。写好后,我让长子发过去。

长子打开纸条、一看,立马一捏后、将我一拖,靠近后、附在我耳边小声地讲,万万不可打这样的电报给王有明、王有明会担心的。

我咬牙切齿地说:“熟可忍而不可忍了、我要开他的刀了。”讲完我鼓着眼、看着长子。

长子低下头、小声道:“再看看,他只要不动你、你千万不要动他,以后你在自己兄弟面前不好讲话、会影响……”

长子还没有说完,戴老板吃了饭、出来了,拍了一下我、说:“天这么热、怎么办,你们俩聊什么?”

我刚想把对王有明发电报的事说给戴老板听,长子说:“没有聊什么,就商量了下女号、小玉的事。”

戴老板笑得眼睛眯成一条线,问道:“小玉什么事?”

“戴老板对女人挺感兴趣的,让浩哥同你讲。”说完长子走向了厕所小便、并将我写的电报扔进了厕所。

我跺了一下脚,开口想骂长子,戴老板莫名其妙地用肩碰了我的肩一下、问:“怎么了?”

我不知怎么回答。

长子几步走过来,神秘兮兮地笑了一下、说:“小玉对浩哥来密电了。”

戴老板手一伸、对我说:“拿过来我看看,闻闻什么味道。”说完、把伸着的手勾了勾。

长子嘿嘿一笑、说:“先开支烟来抽抽,我马上拿给你。”说完、长子昂昂头,摸了一下自己的光头。

戴老板问我:“电报是不是在长子手上?”

我看了看长子的脸色,对戴老板点了一下头。

戴老板立马抽了三只烟出来,开了我、自己叼上一支,然后扬了扬手中的烟,要长子先将电报给他、他再给烟给长子。

长子不同意。

戴老板掏出火机点上烟、猛吸了两口,然后对着长子喷了一口浓烟,啧啧了两声、对长子说:“他妈、真香,想抽吗?先将电报拿过来看看。”

长子两眼发光、发亮,喉咙节动了一下、咽下口水,说:“先开烟、再给电报。”

两人商量了几次,先开烟、还是先给电报的问题。

我将烟递给长子,长子刚伸手接,戴老板一下打掉长子的手、对我说:“不许将烟给长子,否则朋友都没得做了。”

我连忙将烟缩了回来。

戴老板笑着又抽了两口,对长子说:“想抽吗?想抽就乖乖地将电报拿过来、给你大爷。”

长子甩了一下头,“不抽,老子就不抽。”说完、长子迈开步就走。

戴老板一把拉住长子,将烟往长子嘴前一递、骂道:“杂种、你抽、给你点上。点上了可以给我看了吧?”

长子猛抽了几口,拿下烟、退了两步,对戴老板说:“你戴老板以诈骗出身,没有想到今天会被人骗吧,让你也尝尝被骗的滋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