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五章:不安份的小年日(一)
作者:雪山上的带头狼 更新:2019-12-10

在我与李华明的一再劝解下,王有明与驯毛狗才将志平拉到厕所里,对他吼道:“再叫,弄死你。”

此时志平紧闭着双眼,身子不停地打着寒颤,也不知道他有没有听清驯毛狗的吼声。杨志平只双手紧紧抱在胸前,牙齿不停地打着颤、身子发抖。

待志平打抖发颤了一阵后,王有明与驯毛狗又将他拖进十二组,让李华明给他换了衣服后、抬上铺。

驯毛狗反复交待组里的人明天如果有别组的人来问今晚上的事,只能讲是志平梦游,其他的不许乱讲。否则干部会拿乱讲话的人开刀……

最后驯毛狗临走时让李华明安排两个人坐到志平床边守着他,防止他又梦游。驯毛狗安排好一切后、就招呼王有明与他各自回组休息。

吃过早饭,伊教导员就让值班的将我传到管教办详细地问了我昨晚的情况。

我如实地反映了一遍后,伊教让我将驯毛狗叫来办公室。

驯毛狗到办公室后、伊教导员就问驯毛狗该怎么办?

驯毛狗用试探性的口气对伊教说道:“鉴于目前这种情况与形势、只有等下开个简单的大会,由您宣布:志平梦游,妖言惑众。影响了监管安全秩序,必须严惩。将志平送往严管队禁闭、待审。这里是改造人、教育人的场所,要对志平进行深刻的思想教育……”

驯毛狗说了一大通后,开了一支烟给伊教,随后笑了笑说道:“我与浩云一个人出一条烟到三监区去请那个有名的封建迷信分子过来,到十二组看一看、弄一弄。”

伊教导员沉吟了一下说:“这件事也没有办法,只能这样了。不过你们两个千万要注意保密、不能乱说什么。”

驯毛狗信誓旦旦一翻后,伊教导员叹了一口气道:“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迫不得已而为之。”随后让我叫值班的打铃、集合。

队伍一集合完毕,伊教就脸一板、大吼道:“今天按习俗是过小年,我本不想开这个会,但目前的形势却不容乐观,很有必要开这个会。要给大家提一个醒、敲一下警钟……”

伊教说了一大通场面话后才说道:“昨天晚上楼上中队新犯人杨志平,做了噩梦后、装疯卖傻;妖言惑众。这种行为必须严厉打击、惩处,将杨志平送往禁闭室,闭门思过十五天,以观后效。我希望广大服刑人员面对现实、踏实改造,今天过小年、我也就不多说什么了。今天既不参加军训;也不用学习了;全体休息……”

伊教最后交待道:“以后任何人不许议论昨晚发生的事!谁议论,就以传播谣言;妖言惑众;破坏监管安全为底线打击、惩罚。”伊教导员一个人演讲了一大通后、就宣布解散。

待伊教宣布了解散后,又让我与驯毛狗随他一起去办公室,再一次叮嘱我与驯毛狗两人千万不可将、他安排我与驯毛狗去三监区找迷信大神来这里的事让第四个人知道。

我与驯毛狗再三保证后,伊教导员就让我与驯毛狗去找人。

两人一到大球坪,我带着不满的口气对驯毛狗说道:“你怎么可以向干部建议关志平禁闭呢?你这样做不是陷害别人吗?这大过年的,人人都想过一个安安稳稳的年。他又不是故意影响别人;故意破坏监管安全的。”说完我就望着驯毛狗。

驯毛狗将一只手往我肩上一搭,摇摇头、叹息了一声后没有吭声。

我见他不吭声,就又说道:“在这里、大家都不容易,不说帮别人、但也不要去害别人。”

驯毛狗放在我肩上的手重重压了一下后、叹了一口气,好像对我说、又好像对自己说的自言自语道:“在这里、有什么办法?在这里、有很多时候,自己会逼迫自己去做许多违背自己良心;违背自己意愿的事情。必须揣摩出干部的心思,按他的心思去说话、做事。”说到此,驯毛狗抬起放在我肩上的手拍了两下我的肩头后看着我说道:“人不为己天诛地灭!我不讨人欢心,就必然、我会吃苦头。没有办法,只能我踩别人,别人不能踩我。我要生存!”

生存两个字一落,我拉了一下驯毛狗想对他多:你为了生存、也不要去害别人。

我刚张口说了个‘你’字,驯毛狗就打手势、让我别说话,然后开口说:“我刚来时,和你一个样,这个看不惯、那也也瞧不起的。那时我同你一样年轻,所以我吃了很多苦头;受了很多不该受的罪。经过十六年大牢的磨砺,现在的我已成熟了;已懂得该怎样维护自己;揣摩别人的心思了;所以我混到了现在这个样子。正因为我也有过你这个年龄段,所以我理解你。有些事我想教你,但我又考虑你不一定会接受,因此、我想没有必要教你,让你自己慢慢去尝试、经历、去领悟。”

听驯毛狗说到这里,我心中有一些反感,就插话对他说道:“每个人的性格不同,观念不一样。你认为该教我的就教;不该教的就别教了。害人的东西、最好别教!”说完我望了望他。

驯毛狗的脸上闪过一丝不快后、又迅速堆上笑意对我说:“我已清楚你的性格,很多事、你一时无法接受,但经历后你就会慢慢接受的。过程,每一个来这里的人都必须经历的过程,只有过程才能成长、成熟。”驯毛狗说完后尴尬地自我调笑了笑。

到了三监区,很多人都过来同驯毛狗开烟、打招呼。

驯毛狗神采飞扬地与几个人握手、调侃后,问一个是积委的犯人:“无上清松在吗?”

积委的人取笑驯毛狗道:“怎么,又想请他算命、看前程呀?”说完积委的人丢了一个眼神给驯毛狗后,邀请驯毛狗与我到他的积委办公室坐一下、聊下天。

一到他的积委办公室,驯毛狗就指着他的办公室对我说道:“浩云,你看、龙哥的办公室怎么样?多丰富。比起我们这些穷人,他就是财主;我们则是奴隶。”

(感谢:18873358078aa的月票!!!今日晚上十点加更!求订阅,月票,打赏与礼物!)